交易学院

汇聚金融精英,交易达人,资深专家,打造以交易为中心的投资人生态圈

约翰·邓普顿:“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更佳时机

Zb263 2022年06月06日 交易学院 662 0

“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更佳时机

金融市场上有句俗话,这句话邓普顿在其职业生涯中反复提到——“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更佳时机”。

这并非是说真的出了人命,而是指危机造成恐慌,导致股市抛售的情况。

从股市的观点来说,2001年9月11日发生在纽约的恐怖袭击事件和几个世纪以来金融市场发生的其他许多次危机没有什么区别,结果也相似:

恐慌的人们纷纷抛售股票。

2001年9月17日,股票市场恢复交易,重新弹奏出便宜股猎手那训练有素的耳朵等着倾听的熟悉曲调。

在邓普顿投资生涯的那个阶段,他很清楚地知道应该如何将市场的恐慌转化为未来的收益,也明白和战争有关的危机会带来绝好的投资机会。

这一经验要追溯到他投资事业的早期阶段,包括在1939年欧洲爆发第二次世界大战时购买证券的经历。当投资者不再考虑股票的价值而拼命卖出股票的时候,便宜股猎手很容易理解这样的投资机会是多么难得。

危机发生之后,卖家心惊胆战,被恐惧所左右,这恰是更佳的投资时机;如果危机造成的经济后果不为人们所了解或被高估,这个机会甚至会更好。

要探讨危机之后旋即购买股票的策略,一个办法是把当前危机和便宜股猎手每天在正常的市场状况中所运用的相同策略联系起来。

首先,便宜股猎手要搜寻那些价格下跌而且下跌后的价格远远低于其内在价值的股票。

一般而言,在股票价格发生剧烈波动的时期,找到这种股票的机会更大。

其次,便宜股猎手要寻找由于很大的误解而使股票价格下跌的情况,比如某家企业在近期遇到困难,而这种困难只是暂时性的,会有云开雾散的一天。

换句话说,便宜股猎手要找的是由于卖家近期观点发生暂时改变而导致价格被低估的股票。

最后,便宜股猎手要时常对市场上前景最糟的股票,而不是前景更好的股票进行调查研究。

危机会使上述所有情况变本加厉。

换句话说,当市场在恐慌或危机中抛售股票的时候,便宜股猎手期待的所有市场现象就会浓缩到一个短暂而密集的时期:也许是一天、几个星期、几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但是一般而言,各种事件以及人们对此的各种反应不会持续很长时间。

恐慌和危机会给卖家造成强大压力,却为发现便宜股创造了良机,如果你能在其他人都夺门而逃的时候岿然不动,好股票就会轻松落入你的手中。

总之,便宜股猎手要从股票价格的剧烈波动中寻找机会,而恐慌性的大抛售恰好能制造出最剧烈的波动,波幅之大往往处于历史较高水平。

便宜股猎手要寻找人们的错误观念,而恐慌性的大抛售恰好是错误观念最盛行的时期,因为人们已经恐惧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危机期间,人们的恐惧超出了常理,反应也超出了常理;投资者典型的反应是抛售股票,而且其抛售的影响力之大也超出了常理。

因为卖家只关注近期情况而使暂时性的问题被夸大,便宜股猎手就是要寻找机会对这些问题加以利用。

历史表明,危机一开始的时候,情况看上去仿佛特别糟,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所有的恐慌都会渐渐趋于缓和。恐慌消失之后,股票价格就会回升。

便宜股猎手必须有正确的观点才能从这些事件中获益。趁市场疯狂抛售的时候买入可以让你的投资账户有上佳的表现。对投资者来说,经验老到也好,毫无经验也好,这一点都千真万确。

如果你用长远的眼光来看你的投资,就会发现像1987年10月19日股市 *** 这样的个别事件,以及你对该事件的反应方式会在随后的若干年里被放大。如果你抱着适宜的眼光来看待这些事件,就会将它们视为天上掉下来的礼物。

投资者是否成功主要看

他在熊市中的表现

关于市场恐慌,要知道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的便宜股猎手都应该有本事利用其中的事件积累资本。即使你不知道如何估计一只股票的价值,也没有理由不使自己的共同基金变得更强大。

如果你认为自己有勇气在未来的恐慌当中继续追加投资,那么你已经成了一名出色的投资高手。在形势最为暗淡的时候,如果你有决心买入,就会在股市上占得上风。

股市爆发恐慌之后紧跟买入,这在历史上不乏先例可循。引发恐慌的原因来自多方面,可能是政治事件(例如威胁、暗杀)、经济事件(例如石油禁运、亚洲金融危机)或战争(例如朝鲜战争、海湾战争、“9·11”事件)。

无论引发危机的事件性质如何,当市场在猝不及防之下受到事件的负面影响而铆足了劲儿狂抛股票的时候,便宜股猎手应该留意买入其他人想要卖出的股票。

用邓普顿的话来说,“投卖方之所好”。

附表:前几十年的危机史

注:表格来自《逆向投资:邓普顿的长赢投资法》,劳伦·C.邓普顿、斯科特·菲利普斯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5月

表1中列出了过去几十年中引发股市抛售狂潮的许多重大事件。除了列出各个事件及其发生的日期,该表还给出了市场跌至谷底所用的天数,这有助于你估算出每一次事件结束之后大抛售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消退。

由危机引发的抛售有时可能会持续50天,有时只有1天。

在“危机前10万美元的增长结果”一列,我们提供的是在事件发生之前,将10万美元投资于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股并持股5年的增长结果;在“危机后10万美元的增长结果”一列,则是将10万美元在抛售的更低点投资,并持股5年的增长结果。

从这些数据资料中,我们可以看出两件事。从表1最左边的一列可以看到,许多不同的事件和情况会扰乱股票市场,引发集体性的大抛售。

对头脑冷静的便宜股猎手来说,突发事件往往会带来一些更为容易把握的机会。

然而,尽管常识告诉我们,当市场出于恐慌开始抛售的时候,要放手买入,可是真正做起来却很难。问题依然在于,当股市所施加的强大心理压力扑面而来的时候,你很难抵抗得住。

先来看看之一个可能要考虑的因素,那就是,除非你很幸运地完全用现金交易,或除非有魔法水晶球在手,否则你很可能也会在投资中赔钱。

这时,你很可能会一门心思只想着怎样使自己免受损失,如何解决那个最初的问题。

显然,如果你把这么宝贵的时间用于担心眼前的投资损失,就不会花时间去考虑自己在此时真正应该做的事情:买入而不是卖出。

如果你正在卖出,或一心想着卖出,你就是在随大溜。别忘了此处的基本前提: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更佳时机,甚至包括你自己的血在内。不要浪费时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利润缩水或损失扩大。

不要和市场大众一样采取被动防守策略,要采取主动进攻策略,积极寻找那些渐渐显露端倪的便宜股。你的投资目标是增加长期回报,而不是仓促冒失地卖出股票。要牢牢地盯住这一目标。

也许你的投资赔钱了,但你还得忍受或应付媒体对危机事件铺天盖地的负面报道。事实上,媒体的报道一贯是:负面消息备受关注,正面消息备受冷落。就好像你总是会幻想着出现大抛售一样,记者肯定也在幻想着出现引发抛售的灾难性事件。

可以肯定,一旦坏消息被公开,无数杞人忧天的“小鸡”就会钻出来叫嚷着天要塌下来了。这些“小鸡”不时出现在电视上、报纸上以及互联网上,引起人们的热切关注。

但是聪明的便宜股猎手在处理这些信息的时候,会保持怀疑而开放的心态。天会塌下来吗?历史反复证明,天是不会塌的。

便宜股猎手更像是一群狐狸,能够察觉并利用市场的歇斯底里,从中谋取利益。但一只狐狸想要吃掉小鸡以及小鸡那些歇斯底里的朋友们,可是相当不容易,因为报道事件的记者都精于聚焦并放大眼前的问题。

最成功的投资者之所以最成功主要看他在熊市中的表现,而不是在牛市中的表现。

整个股票市场处于上升态势的时候,赚钱相对要容易。从股票市场直线下跌的艰难逆境中积极主动地寻找机会,这不仅仅是需要分析公司这么简单,这还需要有独特的思维方式去寻找会在今后熠熠发光的机会,需要信心和勇气。

在这种压力之下能做到这点的唯一 *** 是,从内心深处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信心,坚信自己的行动是正确的。

邓普顿过去对付这一点的办法是,在大抛售就要出现之前做出买入决定。在管理邓普顿成长基金的漫长岁月里,他总是拿着一份证券“愿望清单”,单子上的证券代表着那些他认为运作良好,但市场价格过高的公司。

进一步说,如果由于某种原因出现的市场大抛售导致他愿望清单上的股票价格下跌至他认为便宜的水平,他就会给自己的经纪人下长期订单购买那些股票。

当人人都在卖出,唯独你一人买入的时候,你会面临巨大的压力,下开仓订单以预先设定好的价格购买股票可以帮你避开大量压力。

首先最重要的是,趁你头脑清楚,判断力还没有受到眼前事件影响的时候下决心买入。

其次,要坚持原则,只购买你认为便宜的股票。

如果你按照自己的步调进行操作,认真分析股票的价值及其所代表的公司,就更有可能做出准确的评估。

在具体运用上述策略的时候,还有一点需要认真考虑,即你选择的公司的特点。

考虑到足以吓得市场发生恐慌性抛售的情况广泛而众多,其中包括经济衰退、经济下滑,你应该十分谨慎地挑选那些有着低负债资产负债表的公司,其中还应该包括一类公司,这类公司就算形势恶化或在形势已经恶化的情况下,也不会受债务所累。

换句话说,有些公司此刻似乎负债不多,但这并不意味着当经济环境恶化,其负债额也不会多。

对公司的两种处境都要加以认真考虑,这一点很重要。如果你投资了一家公司,而该公司在销售收入开始下滑或利润率开始降低的时候却无力偿还债务,那么你的投资也许就有些轻率了。

有两个基本 *** 可以发现当经济环境恶化的时候,公司会如何运作。

之一个 *** 是,测算出该公司资产负债表中的当前负债额,及其文件脚注里列出的所有待付款数额。

要想做到这一点,你必须计算一些基本比率,比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以及相对公司偿债能力其负债所占的比率。很多比率都可运用于这一分析过程中,下面我们介绍几个很有用的比率。

权益负债率=(短期债务+长期债务)÷股东权益

这是分析师所熟知的一个比率,是用以判断某公司债务是否超过其价值的一个基本工具。

本杰明·格雷厄姆把它作为一个基本原则,用以避开那些债务超过公司价值的公司。所以,按照他的观点,与“投不投资我说了算”的主观理由相比,负债与股东权益比率要更有说服力。

净权益负债率=(短期债务+长期债务–现金)÷股东权益

这个比率假定用债务数额减去公司当前现金数额所得就是公司的真正欠款数额,除此之外,这个比率和前面那个比率几乎一模一样。

利息覆盖率=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利息

这个比率经常被贷款人(出借者)用以快速估算某公司的利息偿付能力。

通过计算EBITDA(编辑注: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就能简要测算出公司在支付利息和税款之前,以及扣除折旧费用等非现金支出费用之前的利润(或减去与非现金折旧开支有关的款项之前的收益)。

关键是要算出公司在具备利息偿付能力之时,其收益中的费用差额或起缓冲作用的资金额。例如,EBITDA利息覆盖率为6(被视为一个保守的基准点)意味着公司的收益可以支付其利息6次。

总负债与连续12个月的EBITDA比率=(短期债务+长期债务)÷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最近12个月)

用同样的方式来看EBITDA利息覆盖率,这个比率显示出公司相对收益的负债额。根据这个比率,比率为3或小于3可能代表着较为保守的基准点。

当你浏览这些比率的时候,要注意,我们提供的这些用作基准点的数字会随着企业经营的难易程度而发生变化。

最后,除了计算这些负债比率,考察一段时间内公司利润表的表现也很重要。

考察的时候,你会想要测算出一段时间内公司收益结果的变化情况,因为收益结果要受到该行业不同的经营条件或整个经济环境的制约。

如果公司在之前的每一年都赔钱,那么在购买该公司股票的时候就应该将这一情况考虑进去,以防经营状况恶化。当然,不管公司未来经营状况如何,在投资于任何股票之前,这样的考虑都是值得的。

真正的“便宜股猎手”

如何抓住并利用危机中的机会

至此,我们已经谈了许许多多的理由,对发生过的许多危机的类型做了说明,并讨论了在危急时刻投资的各种好处。

现在让我们把注意力转到一次真正的危机,去看看一位真正的便宜股猎手是怎样抓住并利用这次机会的。

2001年9月12日( *** 袭击世贸大厦和五角大楼的第二天),一位记者打 *** 给身在巴哈马的邓普顿,征求他对事件的看法。邓普顿对这位记者是这么说的:

我是在自己办公室准备第二天的工作时听到的这一消息。从人道主义的立场来说,我感到十分难过。

但是从经济角度来说,这次袭击的意义并不大。无数人可能会因此陷入迷乱,也肯定会涌现出大量新闻,但其影响是极其短暂的。

这次恐怖行动不可能再出现一次,所以,这不会对消费者和世界经济造成长远影响。就任何真正的经济影响或心理影响来说,这次袭击事件造成的各种影响都将很快结束。

邓普顿对这次袭击事件的看法,和我们从表1列出的绝大多数历史危机事件中所观察到的情况不谋而合。

我们所观察到的和邓普顿评论中所反映出来的情况是,在那些有关一次性政治或战争事件的例子中,大多数时候,股票市场面对打击都是首当其冲,过后不久就又恢复如初。

大多数时候,这些事件对消费者或经济的影响微不足道,人们大可不必大惊小怪。尽管历史上有先例可循,但市场观察家仍然对这一事件感到恐惧并不惜大肆渲染。

虽然有邓普顿的看法和历史上许多有关事件的先例在眼前,但大多数观察家还是坚持认为这次的袭击事件对经济造成了极为严重的威胁,就连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也持这一看法,这从他的著作《动荡的世界》中可以反映出来。

人们害怕这次袭击事件会使经济受挫,从2001年9月11日到美国股票市场恢复交易这些天里,这种恐慌情绪不断高涨。

新闻报纸抓住人们的这种担忧心态连篇累牍地加以报道,大造声势。袭击发生之后的那些天,几乎所有出版发行的大众刊物上都充斥着这类文章。

随冲击或危机而来的一个问题是,尽管某次危机的具体情况看起来可能有所不同,但总体上说来,它与从前的危机事件仍有相似之处,尤其是当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其造成的后果上的时候。

便宜股猎手必须对两种差别做到心中有数:未来危机的具体情况和从前危机的具体情况之间的表面差别和显著差别。

2001年9月16日《 *** 》上刊载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投资,危机的见证人,紧急警告》,记者采访了许多经验丰富、深受信赖、成功而知名的华尔街资深人士,征求他们对“9·11”恐怖袭击事件的看法。

这段摘录重点描述了在危机之后投资的惯有特点之一:也许每次危机看起来至少都和以前的危机有不同之处,但通常它们都有着共同的特点。

例如,如果我们想象着回到珍珠港遭到日本袭击的那一天,就知道这种突然轰炸其实并没有先例。这次轰炸是之一次发生,当然会让观察家猝不及防,不知所措。

同样的道理,苏联企图在古巴安装核弹头,类似事件在这之前发生过吗?问题的关键在于每次危机似乎都表现各异,具体情况也迥然不同,所以当人们站在历史背景下来理解当前事件的时候,难免会产生困惑。

然而,当我们把这些事件概括简化成一些更具共性的要素之后,很可能就会得出一个结论:每次危机都是让人感到无比震惊的战争或侵略行动。

9月17日,当股票市场恢复交易的时候,正如那些等待世界末日的人所预料的那样,所有的主要指数飞速下跌,一天之内的跌幅范围在5%~9%。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7.1%,标普500下跌4.9%,纳斯达克下跌6.8%。在航空公司股票中,这种暴跌的惨烈景象就更为触目惊心。

邓普顿下限价指令购买的8只股票中,有3只成交,也就是说,这3只股票在股市恢复交易那一天的某个时刻至少下跌了50%。

邓普顿买入的这3只股票分别是AMR公司(美洲航空公司的母公司)、美国大陆航空公司以及全美航空公司。图2-4显示出3只股票在2001年9月的价格,以及在2001年9月17日之后6个月内的价格,从中可以看到邓普顿计划的持股期给他带来的回报情况。

约翰·邓普顿:“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最佳时机

来自《逆向投资:邓普顿的长赢投资法》,劳伦·C.邓普顿、斯科特·菲利普斯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5月

从这些曲线图中可以看到,股票在之后6个月所产生的回报极为可观。

美洲航空公司的回报率是61%,美国大陆航空公司的回报率是72%,全美航空公司的回报率是24%—所有这些回报都是在这6个月之内实现的。

从这些回报中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到,邓普顿对联邦 *** 紧急 *** 方案的预测变成了现实:2001年9月22日,美国国会以96∶1投票表决通过了这一紧急 *** 方案。还没有哪次全球经济衰退是由袭击事件造成的。

不过,隔了相当长一段时间后,美国经济研究局却指出,美国其实自2001年3月开始就出现了经济衰退,于2001年11月结束。这次衰退在9月11日之后结束得如此之快也表明它影响不大。

所有这些良性经济结果从历史上无数有关股市和经济如何应对危机的先例中就可以看出征兆。

尽管有先例可循,投资者依然害怕出现最糟糕的局面,他们声称这次和过去的悲剧性事件有所不同,全世界对这一新情况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有些人在股票狂热达到顶点的时候依然口口声声说这次情况有所不同,与这些人相比,那些对危机事件理解错误的人也许更容易让人原谅。

然而,事实总是不言自明:和大众背道而驰的做法会让你获得回报,在这些危机的例子里,无论具体情况是多么千差万别,结果通常都一样。当市场走出恐惧的时候,你的买入已经让你美美地大赚了一笔。

约翰·邓普顿:“街头溅血”是买入的最佳时机

最后,送给那些有意在危机期间投资的人一个更好的礼物:每一个例子看起来都有些与众不同,将其与历史上的危机进行十分精确的比较并不容易。这对投资者来说应该是警钟长鸣。如果很容易进行这种精确比较,可能就不会出现抛售现象了。无论如何,聪明的投资者应该不断从历史当中学习。

便宜股猎手要牢记这一永不过时的历史经验之谈:危机就是生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